朱頔

低头的草和孤零零的树

黑和白  荣与枯

今天出去采访的时候,看到路边停着这么一辆自行车,被长长的链索锁在路灯杆上,锁头已经上绣,车身蒙着一层细细的灰。

它的主人是谁,为何把它遗落在这个角落,是老人还是少年,是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还是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,他们曾经一起走过那些地方,共同经历了怎样的故事,最后一次他为什么把它锁在这里,会不会有一天,他想起它,想起一起穿梭在大街小巷、刮风下雨、艳阳高照的日子,他还会回来吗,还能掸去灰尘,拧开铁锁,重新骑走它吗?

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现在它在这里,被一根长长的锁链所在路灯杆上,车身蒙着细细的灰。

毕业了,相聚四年的人儿渐次分别,个个离开。许多感觉纠杂在一起,心里惴惴发慌,茫然无措。

昨天天气很好,第一次去拍星空,选在了一教的前头。多想:未来的某一天我们能安安静静地重新相聚一教,像明星一样熠熠生辉也好,平平淡淡囿于生活的点滴幸福也罢,依旧心地柔软,依旧嘲讽、唱跳、开玩笑,星星没变,我们也没变。

二十多岁的年纪,分不清对错是非,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机遇。但愿我不要忘了生活本来的意义。

先世避战时乱,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……Ganvie现实版的桃花源。